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服务三农

走进直罗,品味直罗

时间:2019-09-12 19:16:36 来源:西安商情网 作者:丁进华

  细雨霏霏,九月九日的天气是下雨天,似乎也在用自己特殊的方式思念着伟人,流下了酸楚而悲痛的泪水。烈士陵园上方的宝塔在霏霏细雨中显得朦胧,但依然耸立;烈士陵园被薄薄的雨雾笼罩着,高大肃穆的 烈士纪念碑在细雨中依然映着红色的热情。

  细雨霏霏,是不是后人的眼泪化作了细绵的秋雨,在九月九日这个特别的日子里思念着伟人、也思念着为了革命事业英勇献身的先烈们。

  细雨,润泽着葫芦河岸上的土地,润泽着土地里的稻谷和土地中的五谷。而雨中的稻谷也格外饱满了、醇香了,稻谷和着稻秧的醇香,四散开来。

  醇厚的香味中透着一千四百多年的积淀,带着历史的记忆从遥远的唐王朝缓缓向现代走来,又携着我们一起去窥探那历史长河中的点点滴滴。

  一九三五年十一月,由毛泽东、彭德怀亲自指挥的直罗镇战役,红军先后歼灭国民党军1个师1个团,击毙师长牛元峰以下1000余人,俘获5367人,缴枪3500百余支(挺),其中轻机枪176挺、迫击炮8门、子弹22万发。缴获电台两部,战马300匹以及其他军用物资。

  为了纪念在直罗战役中牺牲的烈士,一九五四年春,开始建设直罗战役烈士陵园。陵园占地面积六十亩,以栽植松柏为主。陵园内有一座高二十一米的纪念碑,纪念馆一栋(建筑面积719.6平方米),纪念亭七个,接待室七间,唐代宝塔一座(柏山寺塔)。安葬有中共中央委员、红一军团四师政委黄甦、红二团团长李英华和聂荣臻同志的警卫员孙启峰以及十二名小战士等325名有名烈士,无名烈士630名。

  一九八六年四月十六日时任中央总书记的胡耀邦为直罗烈士陵园题词“直罗战役烈士永垂不朽”,

  一九八五年八月二十四日,时任中央军委副主席的杨尚昆同志为陵园题词“直罗战役烈士纪念碑”。

  2016年9月,入选民政部第六批国家级烈士纪念设施。

  2017年3月,被中宣部命名为全国爱国主义教育示范基地。

  忽然想起一首歌,《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站在越下越大的雨幕中的烈士纪念碑前,似乎又听到了红军战士冲锋时的呐喊声、枪炮声也震击着自己的耳膜,一幅幅画面在脑海中浮现、像演电影一样一幕幕走过:

  毛主席一手夹着燃烧的香烟,穿着和普通红军战士一模一样打着补丁的灰色的军服,站在作战图前指挥着这场战役;彭德怀披着军大衣沉稳的调动着红军围歼牛元峰的国民党军队。红军战士冒着枪林弹雨向敌人冲锋;一名红军战士端起步枪瞄准了牛元峰;向前冲锋的红军战士中弹倒地,嘴里喊出最后一句话:“冲啊”!

  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没有红军的浴血奋战就没有陕北革命根据地,就没有新中国,更没有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

  在直罗镇,曾经建立了第一个农村党支部,带领穷苦百姓与国民党斗争,将红区逐渐扩大,将国民党从富县赶出去,让富县变成了革命的大后方。

  铭记历史、缅怀先烈,不仅仅是一种崇敬,更是要我们用他们当年的精神去拼、去搏,去为民众服务,建设一个人人安居乐业、人人幸福的新秩序、新生活,在发展之路上大踏步的向前走。

  直罗,远古时为县城,曰上郡,今日之富县县城乃上郡一辖区。在直罗的南川,例如小河子、李家湾、屈家沟、胡家坡等村,典故比比皆是,且有历史出处。

  据传,唐时还未登基做皇帝的李世民率军征战到达小河子时突患背疾,疼痛难支难忍,无法上马征战,便在小河子歇息养病疗疾。小河子村得天利地利,种植六亩稻谷,小河水穿村而过,河水甘甜,浇灌着田里的稻谷,所产稻米格外香醇,且极富营养。当地居民便以此米煮粥给李世民吃,几日后,李世民疾癒,登马而去征战,大获全胜。班师归来到小河子又将歇,食其米,更香更醇,曰:“吾若上位,为贡”。

  李世民回到长安后遂发玄武门之变,登上皇位,后即派员前往小河子宣旨,钦定小河子生产稻米为皇室御贡米,并嘱扩大生产,保证皇室供应。

  遵旨,上郡在南川推广贡稻种植,在李家沟、屈家湾、胡家坡等村开始种植贡稻逾千亩,并逐年扩大,形成了稳定贡稻种植基地。

  在直罗南川不仅有贡米,远古的时候,人口稠密,入川深处连接着秦时的高速公路--秦直大道,一直延伸到大漠。大川幽静之处,数十座等院建筑宏伟、香火旺盛。其中著名的有暖泉寺、石弘寺等,这些寺院在文革破四旧中被捣毁,彩塑的神像及已不复存在的庙宇今日变成了遗址。

  在距直罗镇不远处有一个叫药埠头的村庄,秦、汉、唐、宋之时是西北最大的药材集散中心。以直罗为中心的子午岭山系是天然原始森林,森林中上千种药材通过釆药人汇集到药埠头,从药埠头送往长安太医院及全国各地。药埠头数十家医院、制药作坊鳞次栉比排列在村庄街道的两旁。

  几年前,富县启动恢复万亩贡稻项目,着力打造田、林、水路农业综合体,于是,胡家坡便应运而生。但贡稻的根在小河子,暖泉泉水浇灌出来的贡稻更是全国其它地区稻米无法比拟的,引暖泉泉水浇灌贡稻项目启动了。

  暖泉泉水的水温无论在春夏秋冬,水温皆高于其它河水温度,对贡稻的生长、成熟都有其独特的作用。于是,一条引暖泉浇灌的灌渠便纵卧于六百六十亩稻田之间,用自己的温度、用自己的养份滋润着田中的贡稻。随之而拓展延伸的灌渠将李家沟、屈家湾、胡家坡与小河子紧紧的连在了一起。

  秋日霏霏的细雨中,青青的稻田格外清新,阡陌纵横的贡稻已收浆成穗,在雨中、在风中轻轻摇曳,摇出一排排稻浪,更摇出一缕缕沁人心肺的贡稻的醇香。行走在贡稻阡陌之间,人似乎也被这醇香、这美景熏醉了,流连于醇香、如江南一般的美景之中忘返了。

  六千亩贡稻,一渠暖泉水,让人忘我于天地之间,而想变成一株贡稻、一粒贡米,搅动人们的胃蕾、撬动人们的食欲、勾引人们爱美的灵魂,忘掉一切。

  忽的看到一个叫秦直原浆的酿酒厂,从厂内喷出一阵阵千年的酒香,人便真的醉了。

  忽然想起诗仙李白的《将进酒》中的几句: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

  烹羊宰牛且为乐,会须一饮三百杯……将进酒,杯莫停。与君歌一曲,请君为我倾耳听。钟鼓馔玉不足贵,但愿长醉不复醒。

  走吧,一起去直罗,细读历史的厚重,重仰红色文化的熏陶,置身于秦时明月汉时舍,感受唐时太宗的英武,品贡米之香醇、体陕北江南之风景,举一斛秦直原浆饮尽太白之风流……

  文 :丁进华摄影:常丽娜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