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陕北要闻

吴起南沟,让我躺在你的静谧中

时间:2019-09-06 15:44:05 来源:西安商情网 作者:丁进华
 

南沟,当然在县城之南,就如云南当然在彩云之南一样。于是,出县城,穿过古色古香的古城门,在厚重的古城墙的簇拥下、在高大威猛的吴起大将军深邃的目光中,一路向南,蜿蜒于公路下潺潺流淌小溪的清澈中、小溪欢快的歌唱中,任两岸山坡上的绿色中的青杨、绿柳、翠柏、劲松和那挂满了黄色珍珠的沙棘在秋风吹拂着已经没有几根头发的头颅,让那玉米的清香、荞麦的甘醇、谷子的浓香、向阳花的馨香,挑逗着胃液从胸中迸发上喷在口中生津漫延。

  一路向南,沿着几十年前毛主席他老人家的足迹,聆听着他们吼出的震撼山河的歌曲,一路向南,去一个山水静谧的、山水皆宜的地方--南沟。

  沿南沟而入,一条清澈的小溪从沟里的深处缓缓流出,在秋日的阳光中泛起一层层鳞光;两岸的山坡上,叠翠迭绿。风吹过来,一缕缕清香便钻入心肺,再也不想出来了。

  一座水库,硕大的水面将三面山坡、山岇之上的绿荫溶在了碧绿的水中,几只水鸟扑愣着翅膀从水中跃出,飞向远方,水便荡出一层层的涟漪,一圈圈推开来,荡漾着,让人心动。

  天上的陕北蓝中悄悄的镶嵌了白色的云朵,也钻入了清清的水中,便水天一色了。

  库脊上一块岩石上雕刻着“农业学大寨”五个大字。

  1968年至1970年,南沟社员用木轮独轮车、八人石夯推出了、夯出了南沟水库。

  站在嵌着“农业学大寨”五个大字的石头前,似乎又看到了他们挥汗如雨,似乎又听到了他们的号子声:

  我说那个同志们抬起来呀

  嗨呀呼嗨呀么嗨呀

  ……

  “与天斗、与地斗,其乐无穷”。斗出了南沟一库清水、斗出了450亩碧浪清波、斗出了千亩梯田、斗出了数万亩林子,覆盖了山头、覆盖了当年的荒凉、覆盖了当初的贫穷,斗出了今日的好光景。

  一库碧水三道沟,山山峁峁尽是绿;秋花掩径入深幽,百姓生活甜如蜜。

  沿库边公路缓缓前行,几艘游船上的红男绿女将青春的笑声播洒于水中,一层层地散去,在很远很远的地方,溶入了粉的、白的、红的荷花中,荷花便轻轻的摆动着婀娜的身姿,向天空、向太阳、向蓝天、向白云、向山间无尽的绿展示着自己的美丽,向游人发出羞涩的邀请。

  几树茂盛的柳冠伸出头来,静静的看着水中的自己,悄悄的吸吮着从水的深处供给的营养,然后,轻轻地摇晃着自己的一头秀发,告诉游人,来吧,和我一起滋润!

  数方碧池,秋日里的荷叶更绿更翠,晚秋的蜻蜓匆匆飞入池中,停落在白色的荷花蕊中,搧着自己在秋日阳光中闪闪发亮的翅膀,嗅着白荷的清香,然后,又向红色的荷花飞去。

  几只水鸟在荷花丛中游来荡去,亦似游人。

  据说,荷花是仙子。红色的荷花是穿红色衣服的仙子所变,粉色的荷花是穿粉色衣服的仙子下凡,而纯洁的白荷则是七仙女中的白妹幻化而成。

  于是,数方碧池尽仙女,似乎耳边也传来了她们娇羞的呢喃、银铃般的笑声。

  网红是个新词,网红桥上怯怯的姣娘正要上桥,摇一摇,将心仪的哥哥摇入自己的怀抱,而另一头的哥哥早已心猿意马、跃跃欲试。

  沿硬化山路上山,绕两道弯,在一座突兀的岇上,古烽火台毅然矗立。

  拾阶而上,站在烽火台上,似乎又看到了远古秦时赢政挥剑北指的豪迈,耳边似乎又传来了金戈铁马的厮杀声、金属兵器相互磕击发出的沉闷的声响。

  长吐一口气,自己似乎也有万丈豪气,便有了驱匈击倭之勇。

  似乎又看到吴起大将军挥剑之威武、之英迈。

  雄哉,吴起!

  一溜烟儿排开的民俗民居便是吃饭的地方,圆口的窑洞、青灰色的窑面、院墙、古铜色的木门、宽敞的土炕,让你在静谧之中遍尝干烂肉、炖土鸡、摊馍馍、油馍馍、黄馍馍、清油调苦菜、黄米饭、荞面饸饹、炖羊肉等美食,让你流连忘返。

  夜晚,篝火冉冉升起,在夜的幕布中撕开一片,忽闪忽闪的火光拽着黑夜,拽着黑夜里围在篝火周围的人们翩翩起舞、放喉高歌。一对对男女手儿牵着手儿尽情的舞蹈着,篝火将他们的脸儿映得红红的,幸福、甜蜜堆满了他们的眉宇。

  该走了,我只是一个白了头发的过客,不想在南沟留下一丝丝痕迹,但,可不可以让我躺在南沟静谧的水中、绿的林中、艳的荷蕊中、网红桥上的笑声中、幽径两旁的花香中、农家美食的醇香中、篝火旁的幸福中,直到永远!

责任编辑: